4678个阅读者,18条回复 | 打印 | 订阅 | 收藏

发表时间:2019-6-20 08:38



宋长琨 发表在 华声论坛 http://www.416.ib771.com/forum-49-1.html


大革命时,武昌中山大学学生、共产党员曹瑛,到国民党湖北省党部拜访国民党省委常委兼湖北省政府农工厅厅长、共产党员董必武。董老针对当时的革命形势,指出国民革命必须依靠工农大众的兴起才能成功。他说:现在有那么一种人,嘴里“劳工神圣”喊得比谁都想,却又拼命攻击已兴起的工农运动。又举例说:有那么一个教授(指中山大学校长兼武汉大学教授戴季陶),在讲堂上讲的是“劳工神圣”,在文章里写的是“劳工神圣”,却坐着轿子,让两个劳工抬着他这个“神圣”。这种“神圣”的老爷,是不会甘心泥腿脚的劳工翻身的。


回复时间:2019-6-21 08:41
齐声唤:公审杀了张辉瓒
第一次反“围剿”俘虏了敌前线总指挥、师长张辉赞。毛泽东、朱德同志也不主张处决他,准备以他做为向敌人讨价还价的筹码,湖南的鲁涤平、程潜、唐生智、何键、范石生等,都背着蒋介石派代表与红军谈判,希望不要杀张辉瓒,并以上海三家银行作担保。答应给红军枪支,子弹,光洋,西药等物资,还有机关枪和迫击炮。红军也派了代表去跟他们谈判。
可代表一走,群众知道了消息,就开起了大会,坚决要求处决张辉瓒,并派代表找毛泽东同志请愿,要求把张辉瓒拉到会场上去,戴高帽,杀他的头,不杀张辉瓒不散会。不少人哭诉张辉瓒的军队烧了根据地十五公里的房子,杀死无数根据地的人,群众太气愤了。情况突变,当时何长工负责带部队看守张辉瓒,毛泽东同志就和何长工商量,说让张到会可以,但不能杀,利用张做些对革命有利的事。另外,看押中,张辉瓒几次找毛泽东同志谈话,称毛泽东同志为润芝先生,言谈中也有释放回去愿意付出若干代价之意。那时群众的政策观念很差,有些干部也有偏激情绪,尽管会上做了安排,对张辉瓒注意保护,但会议一开起来,就控制不住了,迫于群众压力,到底把张辉瓒处决了。
红军的代表是下午两点到南昌的,张辉瓒的老婆在上午就到了南昌附近的永修车站。红军代表一到,张辉瓒被处决的消息也传到了南昌,谈判已无意义。


回复时间:2019-6-22 09:20
公秉藩的私章
第二次反“围剿”,歼灭了敌公秉藩一个整师,敌师长公秉藩本来也被俘虏过来了。但他很狡猾,混在士兵群里,领了三块银元逃跑了。后来,从缴获的文件担子里,查出了公秉藩的私章。后来,这枚私章在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的胜利品展览馆里展出,有同志作诗一首:
万人出发一人回,
剿赤收场悔不该;
提笔起呈心猛省,
叫人快刻私章来。


回复时间:2019-6-23 07:22
捉到小陈,天下太平
陈延年与上海亚东图书馆老板、徽商汪孟邹是好朋友。 1927年夏,陈延年被捕,并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,外界也丝毫不知。有一天,汪孟邹突然接到从上海市公安局寄来的一封信。信中潦潦草草地写了几行大字,大致说:我某日在某处误被逮捕,拘押市公安局拘留所。我是正式工人,当然不会有多大嫌疑,不日可讯明释放。现在我的衫裤都烂了,请先生替我买一套布衫裤送来。下面的署名是化名,但汪老板从字迹上认出是延年写的。汪老板见信非常紧张,也没有同任何人商量,去了蒋介石的政治部找胡适。胡适是汪老板的好好友,也是陈延年父亲陈独秀的好朋友,当时在国民革命军政治部任宣传科长,汪老板很信任他,请他帮忙营救陈延年。胡适说:“这是什么人?你知道我平生不讲假话,你必须说出姓名,我方可以营救他。”汪就告诉胡适:“这就是陈延年。”胡适当即表示,可以营救,让汪老板回上海等消息。随即,胡适钻进小轿车,直奔吴稚晖家,把信交给了他。吴稚晖人称“吴老狗”,是蒋介石的政治部主任。吴老狗得此消息,一下子从地上跳起来,狂笑不已,大叫着:“好了!好了!老陈没有用,小陈可怕。抓到小陈,天下就太平了!”可叹那位汪老板,在上海等到的是陈延年身份暴露、被国民党杀害的消息。多年后,提起此事,汪老板还说:“这是我毕生难忘的罪过。”


回复时间:2019-6-24 09:05
千古遗臭
龙岗之役,敌前线总指挥张辉赞全师被歼,可是找不到张辉赞的下落。这时,有战士嬉耍中听到树林中忽然沙沙响起来。战士厉声喝到:“什么人!”“快出来!”几个敌人抖抖索索走出来。继续搜索,发现了一个肥头胖耳的家伙,上身穿着士兵的棉衣,下身却穿着军官的黄哔叽裤,自称“书记官”。战士们有怀疑,找来俘虏一认,原来这人就是张辉赞。这位前线总指挥,见面目暴露,吓得脸色苍白,四肢哆嗦。张辉赞被处决后,他被俘时穿的这条哔叽裤子,被送到第一次苏维埃全国代表大会作为胜利品展览。有同志在这条裤子旁题诗一首:
龙岗惨败,
东固授首。
人亡裤在,
千古遗臭。


回复时间:2019-6-25 08:57
打“人妖”
“九一八”事变后,西安学生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,蒋介石派考试院戴季陶院长来调查、弹压。戴季陶是蒋介石的心腹老友,有“人妖”之称。1932年4月26日,“人妖”戴季陶在民众乐园给西安学生训话,被汹涌愤怒的学生包围,学生们高喊“打到卖国政府”、“打到戴季陶”的口号,向讲台上投掷石块、砖头瓦片,放火烧着了戴季陶的小汽车。陕西省主席杨虎城采纳秘书长、共产党人南汉宸的计策,所派维护秩序的军警只有枪、没有子弹,对学生的“过激”行为听之任之。在戴季陶被学生包围、难以脱身的情况下,才由南汉宸出面,把这个“人妖”从学生的围困中“救”了出来。戴季陶西安被打,称“四•二六事件”。杨虎城说:“打一下有好处,这些人太嚣张了!”当然,为了应付国民党蒋介石,杨虎城也逮捕了一些学生,但很快就释放了。


回复时间:2019-6-26 07:51
“拿贺龙的首级来兑现”
1929年6月,贺龙在桑植一带建立根据地,国民党湘西“剿共”司令部委派驻永顺城的“防匪”司令向子云马上出兵“进剿”。敌人还发出奖赏命令,到处张贴:“杀死贺龙者,赏光洋五千元。”“进剿”司令向子云对上司吹嘘到:“五千光洋给我准备好,我要拿贺龙的首级来兑现。”结果,三千“进剿”军遭到五百红军的痛击,向子云本人也溺水而死。战斗结束后,贺龙幽默地对敌人的俘虏说:“向司令可真没想到五千光洋的奖金没有捞到不说,却落了个全军覆没,连自己的命也搭上了!”


回复时间:2019-6-27 07:52
“不必来攻,来则送枪而已”
1929年7月,国民党旅长向子云率部进攻桑植的湘鄂边红四军,向子云原为贺龙的旧部。贺龙写信给警告向子云:“不必来攻,来则送枪而已。”向子云自恃人多枪好,一意孤行。结果被贺龙用诱敌深入的战术,在南岔、赤溪先后击溃之,该旅大部被歼,红军缴枪千余支,敌旅长向子云过河逃跑时被淹死。


回复时间:2019-6-28 07:57
郭凤鸣之死
1929年3月,:在长岭寨战斗中,国民党军郭凤鸣部溃败,郭在乱军中逃窜时被红军捉住。红军连长王良看到有几个背盒子枪的簇拥着一个人走来,看样子象是一个大官,就问其中一人,谁是郭凤鸣?该人不回答,王良立即一枪击毙了;又问一个人,仍不说,又枪毙了。这时那个象大官样的人承认,他就是旅长郭凤鸣,王良边说,你就是郭凤鸣?边对郭又是一枪,当场把郭打死了。党代表毛泽东很快知道了这件事,把王良狠狠地批评了一顿。红军进汀州城时,毛泽东让命令用两元银洋雇请了两名伕子,抬着郭凤鸣的尸体。有人问:抬尸体有啥用?毛泽东说,你不懂,这个意义可大了,这就叫示众么!第二天,召开了群众大会,毛泽东同志在会上,宣布了郭凤鸣的十大罪状。郭凤鸣的尸体捆绑在梯子上,抬到汀州城最高的地方示众,一连三天,老百姓络绎不绝地前来观看,边看边骂。


回复时间:2019-6-29 08:51
敌师长的长条带
第四次反“围剿”时,全歼敌第五十九师,敌师长陈时骥化装成司书只身逃走,在大拢坪附近,陈听到无线电充电机的响声,以为是敌五十二师的电台,时五十二师也已经被红军歼灭,结果他还是被俘了。陈时骥被押送到一军团司令部,军团政治部给他做了一顶高帽,让他戴上让战士观看。陈时骥写信要求说:“我知大军要鼓舞部队士气,让我戴上高帽和贵军见面,但要求高帽改成长条,其形式不同,作用是一样。”军团政治部接受了他的要求,就改了个长条挂在他身上。写的是:“活捉的白军五十九师师长陈时骥。”第二天,我军行进时,陈时骥挂着长条,站在路旁的高地上。战士们指着说:这就是麻子白军师长!


回复时间:2019-6-30 08:19
《杨如轩挂花》
红四军攻打永新,敌师长杨如轩根本没有料到,他还以为红军远在湖南呢。当士兵向他报告,他在听留声机,说:“没有事。”继续听。又报告,还是“没有事”。连续多次报告,杨如轩全然置之不理,听他的留声机。直到子弹把他屋檐的瓦片打掉,才知道红军真来了,丢掉留声机,向外逃跑。城门拥挤,出不去,只好翻城墙走,刚刚爬上城墙,被一颗流弹打伤。有个红军战士,把杨如轩受伤事编成了快板《杨如轩挂花》,一唱一二十分钟,很受欢迎。


回复时间:2019-7-1 08:09
新剃和尚头,一定有来头
1931年1月,红三军第九师在陈家河歼灭国民党十二旅,俘敌旅长张联华。张联华很狡猾,在晚上行军时跑了。红军在皂市街头的一个哨兵,碰见三个奇离古怪的商人,哼哼唧唧又不像个买卖人,便盘问起来,并带回了连队,一查,居然就是逃跑的张联华。后来,俘虏兵告诉我们识别国民党大官的经验,说:当大官的平素留的是小平头,穿的是呢制服,神气十足,当他们一听说大红军,就把小平头剃光,改成和尚头,再换便衣,便于逃跑。所以,见到新剃和尚头的,保险是大官。


回复时间:2019-7-2 09:45
范哈儿与黑龙驹
川军师长范绍增,傻气十足,老百姓给他起了个混号叫“范哈儿”。1932年5月,范哈儿的部队,来到湘鄂西苏区“剿共”,在新沟嘴,被段德昌指挥的红军第九师打败,范哈儿虽逃脱了,但连自己心爱的坐骑黑龙驹都被红军所俘获。黑龙驹是一匹小小的川马,膘挺肥,一身黑油油的洗毛,颈上长着短而整齐的鬃,非常神气。范哈儿喜欢它,给它取了黑龙驹这个名字。战斗结束后,段师长向贺龙总指挥汇报说:“这一仗没有活捉范哈儿来见你,只捉了他的马,现在只好带他的马来见你了。”贺总指挥说:“这就好嘛,这就好嘛!”后来,大家再提起范绍增,又不叫范哈儿,改称“黑龙驹”了。


回复时间:2019-7-3 08:15
活捉岳维峻
岳维峻是国民党三十四师师长,1931年初蒋介石“围剿”鄂豫皖苏区,任前线指挥官。反“围剿”战斗中,鄂豫皖红军喊出了响亮的口号:“活捉岳维峻!”3月,红军在双桥镇大获全胜,战士们直奔岳维峻的指挥部。忽然,有战士看见大路上有四个士兵抬着一乘大骄子。“岳维峻!岳维峻!”大家呼喊着,一面喊,一面追。“抓活的!抓活的啊!”离骄子只有几百米了,红军战士对空放了几枪,喊道:“站住,不然就打死你们!”那几个兵都吓得瘫软了,红军围住了骄子,里面空无一人。“说!岳维峻哪里去了?”问几个俘虏兵。“大概在前面。”他们答。“他什么长相?”又问。“高高个,胖胖的,鼻子下面有撮胡子……”战士们等不及他们说完,就追了下去。到了河边,见一大群人在拥挤抢渡。人群中有个老头,身穿一件蓝色长衫,腰粗得像个油桶,那颗脑袋像一只刮光了毛的猪头,上气不接下气地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。这不就是岳维峻嘛!战斗结束了,红军战士押着岳维峻离开了战场。


回复时间:2019-7-3 08:16
我就是赵瞎子
1931年红军攻打黄安城时,守敌是六十九师,师长是外号“赵瞎子”的赵冠英。红军攻占黄安的第二天,有几位老乡,抬着一个身穿大褂、负了伤的大烟鬼来到指挥部。老乡说:“他就是赵瞎子,他就是赵冠英!就是跑到天边,剥了皮,我也认识他。”原来赵冠英在突围时,叫他的秘书打扮成他的模样,骑着他的大白马,做他的替身。不过,注定倒霉的赵冠英,自己穿上便装一出来,就中弹负伤了;更倒霉的是,他的秘书不愿当替死鬼,一被俘就揭了他的底。尽管使尽浑身解数,他也无处躲藏。见自己被老百姓交给红军,赵冠英结结巴巴地说:“ 是,是,我就是赵——瞎——子,我就是赵——冠——英。请红军先生和父老们开恩,留命。”


回复时间:2019-7-4 07:36
找麻子
第四次反“围剿”中的黄陂战役期间,红五军团攻打敌五十九师陈时骥部。陈时骥化装成士兵,企图蒙混逃走。他脸上有一个明显特征:麻子。所以红军战士到处传着口号“找麻子”。电台的士兵利用这个特征认出了陈时骥,他乖乖地做了俘虏。


回复时间:2019-7-4 07:36
“抓师长啊”
第四次反“围剿”中,黄陂战役紧张进行,红九师穿插到大龙坪。在村边的一条小河边,看见了一个敌人的指挥所。小桥上有个穿雨衣的胖子,正拿着望远镜观察,旁边有马匹、护兵和提包拿图的随从。有同志说:“不知是不是敌人的师长?”红军迅速发起攻击,喊着口号:“冲啊!抓师长啊!”混战中,一个连长赶来,向师参谋长耿飚报告:“参谋长,抓住那个军官了,好胖哟!”耿飚问:“什么官?”连长答:“他说是书记官。”战后,了解到,这个俘虏,是敌五十二师参谋长李明。一军团聂荣臻政委听说抓到敌人的师长,十分高兴,连说:“好!好!这就叫擒贼先擒王呀!”


回复时间:2019-7-4 07:36
岳维峻喝面汤
双桥镇战役中,国民党第三十四师师长岳维峻被俘后,通信员端来米饭给他吃,他看着不动,说:“有面汤吗?”一名参谋便问:“你是不是不习惯吃米饭?”岳维峻点了点头,说:“是,我想喝点面汤。”参谋人员让大师傅给煮些面条来。这个喜欢面食的河南人“呼噜呼噜”几大口就把一碗面条吃得干干净净。


回复时间:2019-7-5 07:07
我就是赵瞎子
1931年红军攻打黄安城时,守敌是六十九师,师长是外号“赵瞎子”的赵冠英。红军攻占黄安的第二天,有几位老乡,抬着一个身穿大褂、负了伤的大烟鬼来到指挥部。老乡说:“他就是赵瞎子,他就是赵冠英!就是跑到天边,剥了皮,我也认识他。”原来赵冠英在突围时,叫他的秘书打扮成他的模样,骑着他的大白马,做他的替身。不过,注定倒霉的赵冠英,自己穿上便装一出来,就中弹负伤了;更倒霉的是,他的秘书不愿当替死鬼,一被俘就揭了他的底。尽管使尽浑身解数,他也无处躲藏。见自己被老百姓交给红军,赵冠英结结巴巴地说:“ 是,是,我就是赵——瞎——子,我就是赵——冠——英。请红军先生和父老们开恩,留命。”

 
快速回复主题
你的用户名: 密码:   免费注册(只要30秒)


使用个人签名

(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!并遵守相关规定
   



Processed in 0.032629 s, 8 q - 无图精简版,sitemap,
威尼斯人酒店+上网收费登入 圣亚HB电子 赌钱网站送彩金 拉菲韩国1.5分彩漏洞
ag侏罗纪 老k游戏官网登陆登入